南平
主办:中共龙岩市委政法委员会 龙岩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今天是 天气:
市直部门
县级频道

真假肇事司机之谜

发布时间:2017-12-14 16:30:19   字号:【】 【】 【】    文章来源:

轿车撞人致人死亡,车上女子坚称自己就是肇事司机。在警方全力侦破时,却发现疑点重重。

真相究竟如何?且看龙岩市公安局新罗交警如何侦破该起交通肇事案——

真假肇事司机之谜

□本网记者 陈章群 通讯员 邱译莹

轿车离奇失控驶向对向车道,撞倒路边行人,导致行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肇事车上的女子主动承认是肇事司机。交警通过调取事发前该路段监控,发现当时轿车的驾驶员很可能是一名男子。正当民警全力侦破时,却冒出另一个男子声称自己驾驶过该轿车。最后,在龙岩市公安局新罗交警的全力侦破下,该起交通肇事案终于真相大白。

蹊跷车祸: 节假日出门游玩

回家路上发生离奇车祸

2017年的五一节,不少人选择出游。5月1日16时39分许,一辆黑色轿车由龙岩市新罗区雁石镇往白沙镇方向行驶。途经612县道12KM处(白沙镇岩下村德安通路段)时突然穿过道路中间线驶向对向车道,并碰撞道路左侧行人林某,造成林某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次日死亡。

“我就是肇事司机!人是我撞的,我因为带一周岁不到的孩子没睡好,开车的时候不小心犯困了。”车上女子沈某主动向新罗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民警坦白。

“当天中午,因为我丈夫谢某炼前一天晚上喝醉酒想睡觉,我就带着女儿应朋友谢某聪邀请,由谢某聪开着从谢某炼父亲那借来的轿车从雁石镇大吉村家中前往莲台山脚下的湖营烧烤,并在路上接了两个朋友,一行5人烧烤游玩。下午16时许,我要回白沙镇娘家,谢某聪就开车送我回去。经过郭畲村时,他忽然想起有个朋友在那里,就下车把车子交给我开,我开着开着就睡着了,不小心撞到了人。”沈某第一次接受询问时,回忆事发时情况如是说。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简单无奇,肇事者又配合调查,那么交警就能很快结案。可是,办案民警在经过反复询问后却对案情产生了疑问:沈某在接受询问时神态为何如此平静?为何相同的问题回答又前后矛盾?谢某聪既然要送沈某回白沙,又为何会临时起意在半路下车?通过走访周边群众,沿街店铺的商家对事发时从车上下来多少人说法不一,有的说就沈某一人,有的说还有一名男子,办案民警的疑虑加深了。

通过调取前后路段和周边商铺的监控视频,办案民警确定了车上有两名成年人,但因为离事发地点最近的一个林业检查站监控视频并不清晰,而距离事发地点200米处的商铺监控又只能看到一点点图像,加之太阳光反射,成像非常模糊。办案民警所能得到的最直接证据并不能看清驾驶员是男是女,而事故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内存卡也不见了,这让办案民警感觉蹊跷。

疑云密布: 驾车送伤者就医

监控视频发现可疑男子

“我们通过道路上的卡口监控,分析出事故发生时可能经过的车辆,并通过车上行车记录仪发现事故车辆副驾驶室打开后,可看到一双疑似白鞋的鞋子。但是很遗憾,经过海量排查,我们没有看到副驾驶室车门打开瞬间的画面。”办案民警表示,途经事故现场的小轿车行车记录显示的时间是16时40分26秒,而事发时间为16时39分04秒,存在时间差,不能排除沈某是从驾驶座下车后走到副驾驶座一侧。

在目击车辆的行车记录仪中,办案民警有了新发现。在事故车辆尾部两三米远的路边,一名浅色上衣的年轻男子在向围观群众比划着,好像在求助。事故发生后,沈某是这样交代的:“发现撞到人后,我赶紧打了120,看见伤者流血不止,一名热心男子帮我把伤者抬到后座,我赶紧开车送到白沙镇卫生院。”

办案民警通过调取卫生院大门的监控视频,发现沈某驾驶轿车送伤者就医,后座上下来一个浅色上衣的男子。经过图像比对,办案民警发现该男子正是沈某的丈夫谢某炼。难道是得知妻子撞人了,赶到现场帮忙处理?但是谢某炼家、事故地点、白沙卫生院之间的路程并不近,从监控的时间来看,谢某炼未免太神速了。既然丈夫前来帮忙,沈某为何隐瞒?办案民警脑海中早已是疑云密布。

在新罗交警大队的“黄家华事故处理工作室”里,办案民警将现场图、现场照片、自称肇事驾驶员的询问笔录给省级事故处理专家黄家华审核时,黄家华明确了可疑点:一是驾驶座所对应的前挡风玻璃呈同心状裂纹,痕迹从里往外,但沈某的体表没有任何碰撞伤;二是自称肇事司机的沈某,为女性,个子矮,脚穿高跟白色凉鞋,在遇紧急情况时难以操作刹车杆完成制动。经过综合分析后,黄家华大胆判断沈某是冒名顶替。随即,专案民警启动逃逸事故的侦破机制。

“为进一步证实车辆的副驾驶座下来的人员身份,6月4日,我们把途经事故地点的目击车辆行车记录和附近商铺的监控视频一并送到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经鉴定,事故车辆副驾驶车门处人员上身衣着呈深色,鞋子呈白色。这些证据证明沈某在事故发生时是在副驾驶位置上,并非沈某所说的在驾驶车辆。种种证据证实黄家华判断准确,也加重了办案民警对谢某炼的怀疑。

迷雾重重: 丈夫称不在现场

真正的肇事者初露端倪

“4月30日,我和妻子沈某回到雁石镇大吉村老家准备过节。我在家里用手机看电视剧看到次日凌晨四五时才睡觉,大概中午11时许我醒了,谢某聪走路到我家准备约我们一起去烧烤。因为最近和沈某吵架,我就不想去。之后,谢某聪就带着沈某和女儿开着我爸的车走了。”谢某炼在5月5日第一次接受警方询问时说,之后他又继续睡到下午4时许,接到其母亲电话说沈某开车撞到人了,本想去白沙卫生院看看情况,可是他叔叔打电话叫他赶快筹钱准备抢救伤者的费用。之后,他就到新罗城区找朋友借钱。

在之后的3次警方询问中,沈某都坚持说自己是肇事司机,而谢某炼声称自己有不在场情形。可白沙卫生院的监控却直接说明谢某炼撒了谎,他没有在新罗城区,而是在事发后的车上和白沙卫生院。

“我们明显感觉有人在这起事故中制造假象想隐瞒真相,为了揭穿他们的谎言,我们只能寻找更多的证据和突破口。这起事故中,谢某聪的出现和消失十分可疑,我们决定以他为突破口。”新罗交警大队的“专家型”民警黄家华介绍说,案件的复杂程度引起了大队领导高度重视,办案民警顶着很大压力在侦破案件。

“我当时在新罗城区的一家酒店,当天下午接到谢某炼的电话,说他妻子沈某开车撞人了,要我帮忙去处理一下,后来我就到了雁石交警中队见到了沈某,她说谢某炼去年因为酒后驾车,被厦门警方以危险驾驶罪吊销了机动车驾驶证,如果这次再被抓到,怕是要进监狱了。”谢某聪在办案民警出示的强有力证据面前,心理防线很快就被攻破。原来,办案民警通过谢某炼和谢某聪的通话记录,验证了事发时是谢某炼在事故地点,而谢某聪则在新罗城区的事实。

揭开迷雾: 肇事者浮出水面

为逃避责任想出连环计

为了保护丈夫谢某炼,沈某从第一次接受询问开始,就一直坚持说自己是肇事司机,而她低估了警方让案件水落石出、让真正的肇事者无处藏身的决心和能力。

为了拿出铁证,办案民警一方面继续加大对谢某炼、沈某的审讯力度,另一方面积极寻找更有力的人证物证。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办案民警从事故现场商店店主口中得知,当时事故车辆确实是有两个大人下车,因为是同村人,所以才有所顾忌不想说。而林业检查站工作人员也证明,事故发生后第2天,谢某炼的家人曾经看过监控视频。

“很明显,谢某炼他们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来接受警方调查,利用事发地点没有道路监控的情形,精心设计了让沈某顶罪的连环计。”办案民警介绍说。为了让肇事嫌疑人无处藏身,办案民警加班加点寻找新的证据。

“5月1日,我开车载着沈某和女儿到湖营烧烤,因为到那里的山路比较难开,所以当天16时许,我开车送她们回白沙。但是在万苏路三岔口,我觉得路好开了,就把车子给沈某开,事发时车上只有我们3个人。”谢某炼在5月22日接受办案民警第2次询问时如是说。

法网恢恢: 谎话难圆被揭穿

肇事逃逸难逃法律制裁

面对办案民警出示的种种证据、证人证言,沈某除了坚称自己是肇事司机外,对于民警的询问更多的是以“无可奉告”“拒绝回答”,想给办案民警的侦破工作造成“零口供”的困难局面。“因为沈某的女儿未满一周岁,还在哺乳期,她以为替丈夫顶罪,丈夫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而法院对其只会轻判。”办案民警并没有在困难面前止步。

让妻子顶罪、朋友顶替、涉嫌毁坏行车记录仪……谢某炼的这个连环计最终还是被警方揭穿。民警介绍说,谢某炼在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至事发地车辆驶向路左碰撞行人林某,造成林某严重的颅脑损失而死亡的事故。且在事故发生后让妻子沈某顶替为肇事司机,共同隐匿交通事故事故,提供虚假证言,为达到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谢某炼属于弃车逃逸行为,造成部分事故成因无法分析,其行为在事故中起到根本性作用。

办案民警通过调取事发地监控录像、行车记录仪监控记录、证人证言等,综合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道路交通事故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中心等鉴定意见,认定事故发生时的驾驶人为谢某炼。随后,谢某炼被警方依法以涉嫌交通肇事罪移交新罗区检察院批捕,沈某、谢某聪因涉嫌伪证罪被取保候审(另案处理)。

日前,新罗区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谢某炼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且在事故发生后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谢某炼当庭自愿认罪,且已赔偿对方部分经济损失,予以从轻处罚;但无证驾驶机动车,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谢某炼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予以数罪并罚。最后,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谢某炼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收藏】打印】 【关闭


主办:中共龙岩市委政法委员会 龙岩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2013 © 龙岩长安网 闽ICP备09060655号